背景:
阅读新闻

余方:当代的知青

[日期:2013-09-23] 来源:山东共青团  作者: [字体: ]
 

   学业有成后却回到农村,对许多大学生来说,或许是一种无奈;在乡亲们看来,或许是没有出息。但是农村也蕴藏着许多创业机会,回到农村创业发展同样大有作为。如毛泽东主席所说:“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,在那里是大有可为的。”事实上,农村是当下更适合创业,更能让青年人施展才华与抱负,更能让青年人拥有人生出彩机会,享有梦想成真机会的广阔舞台。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,就有这样一位大学生,放弃了城市里优越的工作生活环境,选择了到农村去实现他的农业创业梦,他叫余方,是杭州市农村青年兴业带头人协会的一名85后会员,刚刚获得了“全国优秀团员”荣誉。去年,余方和他的团队销售了2000多万的早竹笋。

  技艺代代传

  生于1987年的余方,从小在农村长大,房前屋后都是竹林,林子里面至今留有儿时嬉戏的美好回忆。“小时候在竹林里荡秋千、翻跟头,和其他小朋友比赛爬竹竿。家里的一些家具,还有我们小孩玩的各种玩具,很多都是用竹子做的。长大后,我的学费、生活费都来源于这片竹林。”尽管对竹林感情至深,但余方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过,这可以成为他梦想开始的地方。

  杭州市余杭区拥有35万余亩竹林,出笋量大、笋味好的早竹为当地盛产,其早竹笋备受长三角地区消费者的追捧。一般而言,每年的三月下旬到四月上旬是早竹的集中出笋期,但在江浙一带,元旦到春节期间是竹笋消费最火爆的档期,价格比三四月高几倍甚至十几倍,最高的时候超市里卖90多元1斤。

  当地的笋农们一直采用竹林覆盖的方式让早竹笋“春笋冬出”。早在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,杭州就有冬出的春笋被作为国宴用品款待国宾。但知易行难,“覆盖”这项简单的体力活,谈不上高新技术含量,却门道诸多,稍有不当就易造成竹林衰败。譬如覆盖物的选择,发酵物的含水量控制等直接关系到覆盖发热的效果,而覆盖发热的效果又直接关系到出笋时间和各个阶段的出笋量,因为笋价波动大,同样的产量早一天和晚一天就可能造成很大的产值相差。覆盖的同时还要考虑到竹林的生长规律,打破了规律就会造成竹林衰败,再恢复就难了。

  余方的父亲余兆根是当地的著名笋农。只有初中文化的余兆根,靠苦读种植业相关理论知识和实地总结生产经验,钻研反季竹笋栽培种植技术,逐渐成了当地笋农皆知的“土专家”。“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,他就经常坐公交车去杭州城里的图书馆和新华书店找资料学知识,有些类似于植物志那样的书,光目录检索就有一大本,具体内容又在另外一本上,如果刚好这家店里没有,就得去另外一家店找。他不会找这些资料,就每次都带着我去帮他找。”余方回忆道。

  对于竹林覆盖,老余传授了很多经验给儿子。

    合作社里的少年军师

  2007年,余方的父亲余兆根和周边15户农户一起,在主管部门的支持下,组建了杭州笠翁笋业专业合作社。“名字是我跟父亲一起取得。1996年父母承包了50多亩荒山开荒种竹,开始了他们的创业梦。但是创业之路并不平坦,1997年百年一遇的强台风,1998年40cm的暴雪和倒春寒的强降温冰冻,使得刚成林的竹林又恢复到了荒山的模样,负债累累的他们连头顶的斗笠都是修修补补买不了新的。取名笠翁一方面是为了纪念把竹笋誉为“蔬食第一品”的文化名人李笠翁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纪念这段艰苦创业的奋斗往事,另外,头戴斗笠身穿蓑衣自古就是竹农的形象标签。”

  家里大厅里摆了张简陋的办公桌就成了合作社的办公室。只是,他们写了一个草草的开头之后,接下来呢?

  包括余方的父亲在内,合作社笋农大部分文化程度仅限于初中毕业,经营管理能力十分有限。尽管响应政府号召成立了合作社,但是合作社到底要怎么发展,大家都毫无头绪;甚至于一些文件表格的起草填写,对于他们来说,都是难题。一年下来,合作社只卖出30多万元的竹笋。

  无奈之下的老余,想到了在浙江财经大学读大二的儿子。老余觉得,“年轻人接触的东西多,思路宽,文件政策上的东西,可以让他来帮忙理理。”

  读法学专业的余方,还没当上律师,倒先成了合作社的“军师”。不过一开始,余方也只是帮忙整理文件、统计数据,相当于合作社的“文书”。不管是种植技术还是与农户打交道,“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事,尽管在农村长大,但毕竟是一个没有种过田的农民。”余方回忆说。

  有了他的加盟,合作社开始像模像样起来,有时候余方还会找班里同学一起帮忙。慢慢地,相比同期成立的其他合作社,老余他们开始脱颖而出。

  2010年,余方毕业在即,当过班长又是校学生会外联部长的他找份工作并不难。阿里巴巴这样的大公司也给他发来了offer,机会难得。在农村呆了一辈子的余兆根,希望儿子离开土地,不要回来了。

  “你要知道,搞农业很苦。”父亲的意思很明白,求学十多年,好不容易脱离了土地,不忍他回来受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这份苦。母亲一想到当初创业艰苦到几乎绝望的情形,怎么也不愿儿子回来搞农业。

  但余方觉得,农业,有他可以成真的梦。

  商业化笋农

  下定决心创业之后,余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建创业团队,刘琦鑫、钱晨、江康均都是余方的同学,他们都看到了农业的前景,一起开始了这场冒险。

  余方先注册成立了杭州杭帮农业开发有限公司(下称杭帮农业)。“要想把竹林的文章做足,仅凭合作社的资质是不够的,银行授信、土地流转、对外贸易等综合业务,在公司框架下运行更为灵活和成熟。”

  2010年10月,杭帮农业认购了其他5家同类合作社各20%的出资,成为他们的单位成员,由合作社主要负责组织农户进行标准化生产和产品收购,由公司主要负责品牌营销,“这样大家就从同业竞争变成合作关系了。”

  2011年,余方团队还发起成立了民办非企业组织——杭州市杭帮竹笋研究所,专门负责技术工作。有别于一般的科研院所,研究所技术人员由专业技术专家,产业推广专家和农村土专家组成,扎根于农村,直接服务于农业一线生产。

2012年2月,杭帮农业流转了2000余亩竹林,改善了路沟渠等基础设施的同时,建造了1000立方米的保鲜冷链库。公司将基地提供给合作社,以低廉的价格将竹林返租给农户,在同等条件下产品优先收购。“这样一来,想要扩大规模的农户就有了土地,我们的产品供给能力也得到了保障,为全面扩大销售奠定了基础。”

  合作社终于在2012年初的笋季获得大丰收,每亩竹林的产笋量在3000斤以上。同时,杭州市场竹笋价格在这一年创历史新高,达到83元/斤,杭帮品牌阵营的产值一举突破2000万元,合作社社员最高获得5.3万元/亩纯利润。

  2012年下半年,合作社投资483万元建设径山省级现代农业综合区林业园区,建立产品集散中心,完善冷链系统。如今,杭帮团队有了自己的办公大楼,合作社设立了8个分社,其中包括位于南京高淳、常州溧阳片区的省外分社;合作社目前共有注册社员160户,社员生产基地面积9342亩。

  2011年公司基地还被评为杭州市菜篮子工程“先进基地”,核心生产技术被列入国家级星火计划项目。2012年,他们的“衰退早竹林更新改造技术示范与推广”项目还获得了杭州市农业丰收奖一等奖,“衰退早竹林按照我们的标准更新改造后,产值可以从不足千元每亩提高到每亩利润超万元。”杭州笠翁笋业专业合作社也被评为浙江省示范性农民专业合作社,当选为浙江省竹产业协会合作社分会会长单位和杭州市模范集体。

  丰收季的烦恼

  供销两端都已打通,公司运营现已无虞,余方本该“少年不识愁滋味”,但他这个丰年里的烦恼,让他发现了“青黄不接”的危机。

  那段时间里,频频出现的一种状况是:竹林里的笋都冒出来了,却找不到挖笋的人。笋是鲜销作物,到了采收时间,如果多长一天,品质和售价都可能要差很多。

  除了倾巢而出下竹林,余方和他的团队,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招人挖笋。两倍甚至三倍工资都是常态。

  “种竹挖笋是个劳动密集型产业,覆盖、钩梢、翻土、砍竹、挖笋等几乎每一个生产环节,现阶段都没法机械化,需要大量劳力。”他说。

  文化程度低,老龄化严重,是农业从业者们普遍遇到的一个问题,太多传统的种植产业正在被不断遗失在时代的背面。虽然杭州团市委多年来通过励志宣讲、创业沙龙、农业处长与会员面对面等多种活动培育和扶持农村创业青年成长,但是与农村实际需求还有很大距离。余方希望年轻人们能够回归到这里来,“这意味着更多的机会和更大创业的空间,农村有的是舞台让每一个有志青年在这里圆梦”。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